中文|EN

“凛冬”过后,那些不中听却诚恳深切的......



来源:中城银信
2019-04-01 11:08:00| 打印|



2017年12月8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了防范风险、精准扶贫和污染防治是2018年的工作重点。其中,防范风险被放在了首位,而重中之重是控制宏观杠杆率;2018年12月13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中,虽然2019年的经济工作防风险仍是首要任务,但“去杠杆”三个字不见了。
 
短短三个字,恍惚一年间,杠杆的变化让经济环境进入一个充满矛盾和争议的阶段。
 
 
PPP监管“踩刹车”民企压力骤增
2017年中央政治局会议刚开完,国资委和财政部在PPP项目上为央企和地方政府划了红线,在短期内集中发布了“192号文”和“92号文”,即《关于加强中央企业PPP业务风险管控的通知》及《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
 
为防控债务风险,随着文件的发布,银行开始清理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就在一夜间,让许多民营企业参与的项目进入了尴尬的集中爆雷期——不得不爆。
 
根据财政部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全口径统计下PPP市场共成交2513个项目,总投资规模为3.16万亿。92号文发布之日至2018年12月31日,财政部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管理库减少项目共计2137项,储备清单减少项目共计4217项。
 
\
 
到2018年的第四季度,在近乎“暴力摧残”的一整年去杠杆任务后,PPP才慢慢缓过劲来。但市场的信心确没有那么容易恢复。从行业发展角度来看,那些不合规的项目被清退,去芜存菁是好事,但对那些大浪淘沙之后留下的合规项目,在恐慌情绪之下也岌岌可危。
 
PPP项目,从字面意识解释是政府和私人部门之间就公共产品的提供而建立的风险共担的长期伙伴关系。但在一波去杠杆后,“风险共担”慢慢变成了“风险自担”,相关地方政府承诺的回购还未实现,银行承诺的贷款还未批复,投资者的恐慌情绪却达到了高潮,一波波挤兑让参与其中的企业不得不选择产品展期和技术性逾期。
 
逾期,在广大投资者心中是不能被接受的。特别是曾今经历过1989年-1996年高利息阶段的投资者(当时还出现了保息的补贴的情况,由于90年代的物价上涨太快,老百姓收入不高,生活水平较低所致),投资对他们来说是稳赚不赔的事情。
 
但事实上,只要是投资,都会存在风险。在2018-2019这一年度更是如此。宏观环境风云变幻,很多时候并非是参与其中的企业和机构的“过错”,而是这个大环境中,有些事情不得不为之。
 
监管去杠杆 私募基金遭惨烈清盘
金融加杠杆的背后是某一批经济主体加杠杆买资产。股票价格涨,投资者借券商的钱去买股票,股票涨久了,投资者觉得股价永远涨。
 
投资者觉得永远会涨的除了股票,还有债券和房子。借钱加杠杆本身没有对错,关键是加杠杆之后做什么。当大家都借钱去玩交易性金融资产,而忽略了技术和生产之后,杠杆就成了危害。
 
以一个金融行业从业者的角度看,金融去杠杆,大家就肯定会去做实体吗?当然未必。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即监管机构实施的金融去杠杆举措,会将交易性资产价格压下来。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有些事情却并不美好。
 
 
据基金业协会公开数据可知,2018年全年私募清盘量近2017年两倍,全市场清盘6327只产品,创5年新高,期中股票相关策略占比近一半,共清盘3061只产品,占全市场清盘总量48.38%。诚然,2018年股市表现不佳是导致相关策略产品清盘的主力因素。在上海陆家嘴金融自贸区,诸多踩雷机构一夜凋敝——信用违约频发、银行委外收缩,伴随着“监管细则”落地,债券型私募机构腹背受敌,压久期、降杠杆、配高等级债成主流。
 
虽然至2018年下半年“宽信用”政策的逐步推出,部分私募机构开始拉长久期,甚至布局一些城投和民企龙头债券以求业绩增长,但市场信心却不会因此而迅速恢复。对大部分“草根”投资者而言“逾期”、“清盘”、“展期”等等词汇,均是无法接受的。
 
随着不断加强的金融监管政策和不断提升的金融投资门槛,都在呼吁市场回归理性,投资回归理性,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打破刚性兑付,让投资者承担应该承担的风险。唯有这样,金融市场才会回归健康稳健的发展。
 
互联网金融业务悬崖勒马 机构不得不清盘
 
巴菲特有句名言:只有当大潮退去的时候,你才能知道谁在“裸泳”。
 
互联网金融行业在多年的野蛮生长之后,从2017年开始,监管机构开始着手备案程序,P2P业务被悬崖勒马。当大家都觉得备案是终点时,银保监会于2018年4月发布了《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29号文),半路杀出的“29号文”不仅让互联网金融很难熬,更是给了互联网金融行业增加了一到门槛,大标平台进退维谷:
 
想备案,通过分拆资产管理业务这条路已然走不通。按照29号文,即使是将资产管理业务剥离分设为单独实体,仍将分设后的机构视为网贷机构的一部分,承接资产管理业务的实体也必须将存量业务压缩至零,否则不允许备案。
 
放弃备案,无牌经营构成严打对象。29号文中监管明确表态:未经许可,诸如委托定向投资、定向融资计划、理财计划、资产管理计划、收益权转让这样的互联网资管产品可能构成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发行证券等罪名。
 
实质上,不管备不备案,对大部分平台来说,可供选择的道路只有两条:一是彻底放弃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二是抓紧拿备案牌照。可时至今日,到底什么时候能完成备案,成了一个行业之谜。为了企业的稳定发展,不少平台选择主动去金融办备案有序清盘,但对投资者来说,有序良性清盘却变成了平台“要跑路”的信号。本着对投资者负责的良性退出方案,此刻却成了众矢之的。
 
 
挽回投资者信心的核心就是机构的良心。话说的没错,但实现起来却困难重重。投资者一味将自己应该承担的风险转移给机构,让机构100%兜底兑付,但另一方面,投资者不再相信机构有能力兑现承诺,这成了眼下机构万般无奈但又万分焦虑的症结所在。
 
这场旨在挤泡沫稳杠杆的监管运动,在市场集中爆雷一年后再看“卖者尽责,买者自负”、“打破刚兑”这些口号似乎有些荒诞,一面是急于维权的投资者,一面是背腹受敌的金融机构。谁之过?
 
有问题的机构此刻自然不会发声,但还在不断努力想法办去解决投资者顾虑和想办法兑付的机构所能给到投资者的最大定心丸就是沟通和信息互通。同样,作为投资者要相信,只要业务真实,大环境一好,亦或有足够时间进行资产变现,机构自然就会有足够的资产进行兑付。给彼此一点时间,一点耐心,寒冬过后,亦是春光无限。
 
这是一场博弈,不敢说所有伟大的企业都成于凛冬,但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投资、价值投资、理性投资正在回归主流,此刻投资者、理财师乃至机构本身,都应该去思考如何在风险和收益之中做好平衡,而不是想着一夜暴富和投机取巧。


全国咨询热线:

952187